【首页门徒注册登录平台】门徒-门徒娱乐

收藏本站 | 在线留言

全国免费咨询热线

1980模式

产品知识
联系我们

产品知识 当前位置:首页 » 产品知识

今天备课《记承天寺夜游》

所属分类:产品知识发布时间:2021-06-22点击量:1

今天备课《记承天寺夜游》,我突然思绪穿越,回到不知多少年前那些夏天的晚上,那时候还是可以夜晚听到蛐蛐叫唤的时候,夜晚的月亮非常亮。

“庭下如积水空明,其中藻荇交横,盖竹柏影也。”这一段太有体会了,那时候后院儿有两棵大树,不知道是哪种类型的树,是北方常见的自己长出来的。每天晚上起夜,走在石板路上看到地上投射下的树枝影子,心里开始无限想象,有时候一阵微风,那些影子也开始动,那时候总是想跑快一些,因为心里开始发毛,小时候怪力乱神的事情听得特别多,总是在晚上出来有这些想法,但现在在记忆中去寻索就觉得非常有趣。

夏天太热就晚上睡到二楼凸出来的那个大露台,凉席铺到地上,盖着天地就睡,我入睡总是很慢,因为躺在地上眼睛看着天空,有时候星星非常亮,一片星星中有那么几颗格外明亮,越看越睡不着,总觉得天空太深邃了,要把人吸进去。还有我经常说的那片白杨树路,那时候周围没有围墙,夏天的时候白杨树长得更加茂密了,那条路非常美,月光从白杨树的缝隙中投射下来,四周高地上黑洞洞的,因为那户人家田边种了很多树,树与树之间的缝隙比较小,月光根本透不下去,那时候家里种西瓜,每次晚上回来都要走那条路,我在前面走奶奶在后面总是喊我名字加上“回来了”这三个字,长大后我才知道这是民间说法——“叫魂”,因为小孩比较敏感,尤其是在晚上走夜路,害怕小孩失魂,所以要不停叫名字,小孩儿还有回答“回来了”,再后来村里人渐渐多起来,我也长大了,我和奶奶一起走夜路时候,就没有再去叫我名字的这个声音了,但是我现在回忆那个声音仍旧很清澈,悠远。

比较神奇的是,后来那条路的白杨树因为要修水泥路砍伐了,但是修好路之后又栽种了白杨树,一共18棵,我记得之前也大概是这个数字。

有时候我会在西瓜地里不回家,和我奶奶一起住在地里的帐篷里,夜晚的西瓜地里,遇到月亮比较亮的时候,非常空旷,就和鲁迅描写闰土扎猹那个场景一模一样,瓜被月光照得亮极了,蛐蛐叫声也持续不断,但是这种声音仿佛有魔力,衬得整个环境更加寂静,就是唯一的缺点,蚊子大得让人发憷,大多是那种毒蚊子,所以蚊帐必须紧紧拉着,有幸被毒蚊子蛰过,大多是小腿上,然后赶紧在发红发肿的地方用大拇指的指甲掐出十字架,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特别爱这样,仿佛是大家的共识。有时候那毒蚊子来势汹汹,连着三四个朝我发起攻击,帐篷里昏暗的灯光下,也可以看见那大个头的蚊子,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声音,他们根本不会怕人,那种蚊子一拍一肚子血。

这样的景色如果你不知道周围那一圈坟头,你可能会尽情享受自然的美好,而我自然是知道的,所以内心多了一层想法,周围高高的地方就是墓碑,那里有我们和其他村里人的祖上。那时候大家总爱聚在一起讨论家里爷爷奶奶给讲的故事,没有什么书可以看的生活总是喜欢听同学讲故事,讲的大多都是周围发生的事情,讲的半真半假,有关于学校的,旧庙的还有就是田里的故事,我听得总是很投入,所以晚上也经常胡思乱想。

所以每次在田里,非常警惕,我进帐篷前总是要面对着那一排高低一直观察,我记得朋友说他之前在这里看到鬼火过,包括我堂姐也说过,还有就是比较魔幻的事情,如果坟周围有杂草或者怎么样,家里人总是会梦到,尤其是我爷爷,前一段时间我爷爷梦到了我姥爷,后来去那里一看,祖坟那里塌下了下去。

很多乡土作家的书里有很多神秘色彩,也不奇怪了。

有一次晚上突然开始打雷,本来说是雷声大雨点下,那次可不一样,雷声大雨点也不小,奶奶赶紧跑出去把帐篷盖好,而我一个人在帐篷里,我总感觉帐篷要塌了,非常脆弱,我可以感受到木架子在晃动,而且雨已经跑进来了,这时候比较舒服的就是蚊子不见了,四周不那么安静也就不会胡思乱想,也更加凉爽。

又想到我们前面院子了,对于这里我及其喜爱,“庭下如积水空明”在这里太合适不过了,月光亮的时候,院子就像积水,清澈见底,二楼凸出来的台子上面摆了一颗仙人掌,还有好几盆叶子掉落下来的花,总是在月光下拉长,影子投射在地面上,我喜欢搬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乘凉,那时候家里还有一个小狗,总是喜欢卧在院子的水缸旁边,后来到了盛夏就会在上面拉上一层黑色防晒网,这时候晚上照在地上就是一片小格子了。

有时候太热了会把出水口堵住,给院子放满水,共有一扎深,走过来走过去可以凉一凉,同时也可以降温。

在记忆中搜寻东西越来越多,过去那个实体的时空过去了,但是那个我眼中的地方好像还存在着,如果不是因为它的离去我还感受不到它的美,好像一旦离开,产生距离,人就是开始思考我与它之间除了生活之外还有什么样的精神联系。